營收138億創新高,李寧要重新超越阿迪?

——收回疫情以來全部跌幅!

http://www.texnet.com.cn/ 2020-05-14 14:56:13 來源:侃見財經

  當越來越多的青年以國貨為榮時,名族品牌就有了在國際同其他大牌較量的機會了。

  截止昨天,李寧收盤價格為26.25港元,他的股價基本已經收復了疫情以來的所有跌幅,在全球服裝遭遇危機的情況下,市場給予了李寧正面的回應。

  李寧之所以能夠強者恒強,一方面是因為產品質量足夠好,另外一方面是背后眾多的90后、00后支持者。有了年輕群體的支持,諸如李寧這樣的國產品牌才能和國際大牌坐在一張桌子上博弈。

  在支持國貨這件事情上,我不得不表揚一下現在和90后、00后,因為這個群體確實比70后、80后更懂品牌自信。當然,造成這種現象也跟時代有撇不開的關系,但從新一代年輕人身上我們確實看到了國貨的希望。

  拉長李寧K線圖,我們可以清晰地看見李寧的股價有三個高峰,分別為2007年、2010年以及2019年。而李寧的近七八年的漲幅主要都在2018年以后。

  至于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狀況,主要有兩個方面:

  第一,行業大趨勢的下滑;

  第二,李寧品牌的重塑。

  回顧李寧二十多年的發展歷史,李寧發展史上有四次比較大的轉折,正是因為這幾次轉折才造就了今天的李寧。

  李寧第一次轉折是在1994年,當時李寧已經已經走上了發展的快車道,但是在股權從屬上依然屬于健力寶公司。

  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遇見首都經貿大學的教授劉紀鵬。劉紀鵬建議他趕緊脫離健力寶,要不然以后會出大事。

  當時的李寧聽了之后表示并不愿意這樣做,因為他覺得有種背叛李經緯的感覺。但在劉紀鵬的多次勸說下,李寧還是向李經緯開了口。令李寧沒想到的是,李經緯十分支持,最終李寧通過四次現金購買的形式買回了公司的股權。

  而李經緯最終則因為股權的問題含恨而終,健力寶也最終被賤賣。

  第二次轉折是1996年,當時李寧已經完全和健力寶脫離了關系,而李寧本人也將公司的總部遷到了北京,同年李寧的營收達到了6.7億。

  當時李寧覺得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掌控這么大的體育王國,于是他找來了陳義紅和張志勇,而自己選擇重新去北大讀書。

  李寧公司在陳義紅和張志勇躍上了新臺階,2004年李寧在港交所上市。2008年李寧手持火炬點亮奧運圣火時,李寧和他的公司萬眾矚目。

  2009年,李寧公司以83.8億的營收力壓阿迪成為中國第二大運動品牌,這是李寧公司史上最輝煌的一刻。

  不久之后,李寧迎來了第三次轉折——對公司logo以及品牌廣告語進行大改造,不得不說這是一次非常失敗的改造。

  當“一切皆有可能”變成了“讓改變發生”時,改變真的發生了。接踵而至的行業危機讓李寧的股價一周內暴跌了50億。2012年,因為公司陷入困境CEO張志勇引咎辭職。

  為了將李寧拉出泥潭,李寧還引入了美國私募基金TPG。

  然而,美好的愿景并未帶來良好的效果。2013年、2014年李寧再度虧損。

  無奈,李寧只得親自出山重掌大局,這是李寧的第四次轉折。

  重新回到一線的李寧啟用了原來的廣告標語——“一切皆有可能”,產品方面,李寧也開始加大對設計的投入。在很多新元素上,李寧大膽地討好年輕人。經過幾年的努力,李寧終于獲得了年輕人的信賴和支持。

  2015年至2020年,李寧的股價從最低的2.69港元漲至最高27.70港元,股價翻了十倍。2019年李寧的營收達到了138.7億,凈利達到了14.99億,均創下了新高。

  有了良好業績的支撐,李寧重新煥發了活力。疫情影響下,李寧的股價也并未受到很大的影響,截止今天,李寧已經收復了疫情以來所有的跌幅。

  可以預見的是,李寧的路還很長,中國品牌出海的路也還很長,只要我們自己的國產品牌繼續堅守創新和質量,相信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年輕人支持,如此也就能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。

分享到:

【版權聲明】秉承互聯網開放、包容的精神,紡織網歡迎各方(自)媒體、機構轉載、引用我們原創內容,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紡織網;同時,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,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將版權疑問、授權證明、版權證明、聯系方式等,發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、處理。


相關報道

? 紡織網 China TexTile 版權所有 1998-
亚洲av 欧美av资源 亚洲av在线 欧美av在线_是全亚洲更新最快内容最全的成人网站之一,最具媒体品质的综合视频门,最快更新的电影网站未满18岁者请勿浏览.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